獐子岛8条公告说“不玩了”!海域海参全抛掉 4家买方注册资本0元

时间:2020年01月11日 08:58:36 Ope


  原标题:8条公告说“不玩了” 海域海参全抛掉 4家买方注册资本0元
  2020年,《终结者》终结,《叶问》迎来完结篇,持续六年的扇贝出逃连续剧,也有望画上句号。

  1月9日至10日,连发8条公告,回应此前备受争议的“卖海卖海参”议案。

  这份议案披露于1月3日,称将以1.005亿元价格,出让位于广鹿岛的4宗海域,附带海底存货。

  2006年上市以来,多次宣扬建设海底牧场的宏大目标。在这片“世界级现代海洋牧场”,扇贝是主角,海参是新秀,此外还有鲍鱼、海胆等。高峰时期,牧场总规模超过300万亩。

  但如今,扇贝死了,海域及海参也不要了。有投资者称,投资,就是看中其独一无二的自然资源,“就像茅台集团打包甩卖窖池白酒,还叫茅台吗?”

  而对这一决定,即使高层内部,也存在分歧。董事会上,“二东家”指派的董事罗伟新以“未收到任何正式报告,对其必要性心存疑虑”为由,提出反对,但议案仍获通过。

  钱荒难还巨债
  战略上看,“卖海卖海参”的选择不无合理之处。

  公告称,转让4宗海域及海底存货后,公司于广鹿岛的经营模式,将由购买海域并养殖的传统模式,调整为整合养殖资源的“养殖户+公司”模式。

  简单来说,就是资产变现,轻装上阵,扮演类似“运营商”的角色。

  这一轻资产模式在企业界不乏拥趸,昔日首富王健林就是其中之一。几乎到了逢会必讲“轻资产”的地步。2017年,万达作价438.44亿元,将旗下13个项目91%的股权售予融创;同时作价199.06亿元,将77家城市酒店的全部股权售予富力。减轻债务压力、缓解资金链紧张状况,被视为交易背后主要原因。

  万达尚且如此,对于长期处于退市边缘的来说,形势更为紧迫。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亏损共计20.45亿元。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公司负债总额29.86亿元,资产负债率87.63%,其中20.59亿元为短期借款。而账上货币资金仅为3.82亿元。

  雪上加霜的是,2019年11月,扇贝突然大面积死亡,造成损失高达2.78亿元。数额接近公司2012年至事发时全部盈利年度的所有归母净利润总和。

  生死攸关,找钱自然是头等要事。据公告,交易完成后,公司预计增加净利润约7100万元。

  据年报,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共有4.4万户股东。

  疑点重重
  该不该卖各执一词。回到略显仓促的交易本身,也疑点重重。

  外界质疑主要有:其一,据深交所关注函,所售海参定价比近3年均价高55%;其二,4家受让方企业均于去年年底成立,实缴注册资本均为0元;其三,2019年7月,证监会拟对董事长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但直至今日,吴仍在主持会议,似乎未受财务造假事件影响。

  对于第一点,回应,评估人员询价时,恰逢冬季海参销售旺季,因此价格较高。深交所追问,评估价取全年中较高价格,是否合理。回应,评估就是要根据基准日时点市场价格定价,不需要考虑已过时的经营数据。

  对于4家受让方企业均于去年年底成立,且实缴注册资本均为0元一事,回应,经交易双方自查,董监高与上述交易对方不存在关联关系。

  而对董事长吴厚刚为何仍在主持会议,方面未作回应。

  高层纷纷离职
  事已至此,作为持股8.3%的第二大股东代表,董事罗伟新的反对虽未奏效,却也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集团内部较为混乱的治理结构。

  据公告,罗伟新的反对理由之一,是未就此事收到任何正式报告。

  这一现象并非首次发生。此前公司董事也曾就议案投下反对票,并指出:董事会上午9:30召开,但多达17项的议题及文件,在前一天晚上23:04分,才发送至其邮箱,篇幅巨大,无法深入了解内容。另一监事则称,监事会在15:00召开,截至上午8时,都未收到相关资料。

  据媒体统计,近两个月,已有五名以上董事和高管离职,其中包括董秘兼副总裁、首席财务、首席信息官。

  截至10日收盘,报2.81元/股,跌1.06%,总市值19.98亿元。市值在其所属的农牧饲渔行业排名倒数第九。而在2008年,曾创下每股151.23元的纪录,系沪深两市股王。
□ .赵.怡.然  .财.经.天.下.周.刊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