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运业奇景!为了推迟交货油轮如今宁可绕道好望角…

时间:2020年05月07日 13:41:16 Ope
  上周六,当“新活力号”超级油轮抵达法国北部的安提弗港时,它在航海史上留下了特殊的一笔。

  这艘满载200万桶原油的油轮,成为近两年来首艘从沙特阿拉伯经南非好望角航行至欧洲西北部的油轮。这段航程所需时间几乎是通过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的两倍。现在至少有两艘超级油轮也在这样做。


  随着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彻底颠覆了石油市场,它也给航运业带来了冲击。从加利福尼亚到直布罗陀,油轮堆积如山,供应商们要应对有史以来最大的供过于求,港口也变得拥挤不堪。由于可供选择的存储空间已经所剩无几,燃料价格处于历史低位,而货物价值(油价)几乎肯定会在未来上升,一些船只开始了罕见的航行,往往会延长航线,直到出现更有利的条件。

  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BIMCO)的首席航运分析师Peter Sand说:“每个人都在寻求推迟交货。现在,再加上燃料价格非常低,让船只绕过好望角成为了有利可图的选择。”

  据彭博社收集的船舶跟踪数据显示,在“新活力号”起航法国两周后,另一艘超级油轮“新和谐号”也沿着同样的路线绕非洲航行。两周后,第三艘船“新先锋号”也做了同样的事。

  还有一些类似的长途航行。来自欧洲的油轮通常不会绕过南美洲,但上个月Psara I号成为了11年来首艘绕过南美洲,将挪威原油运往美国西海岸的油轮。

  “自由三叉戟号”则是有史以来第一艘在土耳其地中海沿岸的杰伊汉装载库尔德原油,并将其绕着非洲海岸运往中国的超级油轮。运往中国的货物通常会用较小的船只通过苏伊士运河。

  显然,当前原油市场暴跌的油价,正令这些油轮想方设法减缓交货速度。船舶跟踪公司Vortexa Ltd.的数据显示,仅在欧洲,目前浮式储存的原油数量就达到了创纪录的2890万桶。与此同时,交易员正在努力应对期货溢价的市场状况,即近期价格低于远期价格。

  伦敦Arrow Shipbroking Group研究主管Burak Cetinok称,"自从石油供应过剩和期货溢价开始主导市场以来,航运业情况已经改变。"
  他说,过去的油轮满载货物时通常会加速,空载时则会减速,以节省燃料费用。但现在,他看到了相反的情况。“它们在装载时开始减速,因为可供卸货的空间非常有限,而期货溢价使货物在日后变得更有价值。”

  或许,围绕好望角的航行,是市场动荡影响最明显的地方。油轮跟踪显示,除了最近几周在这条航线上航行的三艘满载原油的船只外,BW Triton油品油轮也从苏伊士以东绕行南非。另外至少有两艘最初是前往欧洲的,但后来转向了西非。

  Vortexa高级分析师Jay Maroo在谈到油轮时表示,“如果你能延期交货,那么你就能从这些货物中赚到更多的钱,而不是匆忙赶去交货。”

  由于超大型油轮体积太大,无法满载货物通过苏伊士运河,所以它们通常会在靠近航道红海末端的一个管道终端卸货,然后在抵达地中海后重新装船。从波斯湾到欧洲西北部的航程,通常需要三个多星期的时间。

  Sand说,由于如今燃料成本如此之低,即使路程更长,避开运河可能更便宜,因为那里的通行费可能高达数十万美元。最近几周,巴拿马运河暂时增加了对部分船只的退税,但对油轮却没有。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发言人George Safwat说,“目前油轮的通行费没有任何变化。一旦我们注意到船只数量的任何下降,我们就会考虑所有可能的情况。”
  .环.球.外.汇.网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